[散文] 散文精选‖杨秀夫:重庆行记

薄荷少年衬衣情实名认证 企业认证 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0-7-27 17: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导读:“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作者一趟重庆之行,对这句经典名言有了全新的认识和定位,那么,重庆的歌乐山、白公馆、渣滓洞、戴公馆等等有着重大历史事件关联的地方,在以一种怎样的方式铭记那段叱咤风云的岁月呢?松桃文学沙龙原创平台本期推送杨秀夫的散文《重庆行记》,且以“宅家”的方式,来重温重庆的历史。


170732duhfrdgh6d7z6uhz.jpg


重庆行记

杨秀夫

511日,应朋友之邀,竟无意间踏上了重庆之行。长居小城,久处乡野的我,就要亲眼目睹重庆了。喜悦之情自是充实心间,只是出行匆匆,实在没有事先预想这次无意的出行,生怕辜负了初见重庆的印象。

车在彭水时,大雨滂沱。心想烟雨里的重庆,又会迷失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我又能在短短的行期里得到一个什么样的重庆印象?我是一路带着惊喜和忐忑不安的心情踏上重庆之行的。

车至重庆的时候,已近黄昏。隔着车窗的重庆,高耸入云的房屋,随山势分布,不管你转动脑袋,如何的东张西望,目光所及,总不能把山城重庆尽收眼底。一座座高大矗立的立交桥,层叠交错,弯来绕去。宽阔的街道随处交织。商场店铺,灯火辉煌。车流人流,不停地在眼前流动。车入城中,如入光影的世界,人的海洋。若离了电子导航系统的指引,无论如何打不了山势,分不清方向。

车多、人多、楼高、城阔,一派繁华,是我第一眼的重庆。

下榻在嘉崚江畔景江丽酒店二十二楼,透过窗外,路灯、车灯……交相映辉,一桥如蛟龙卧江。桥上车流如蚁,川流不息。江中游艇游弋,艇身依稀可见。对边高楼大厦林立,灯影下,它们还是呈现出一些朦胧的意态。

重庆夜景本就是一大景观,不知道要在一个什么样的高度能够鸟瞰重庆全景!偌大重庆又岂是在一个高度就能鸟瞰得清晰的?倘若是在游艇中,沿江上下,细观两岸重庆,将观得的一鳞半爪的意象进行组合点缀,你又怎能复制出一个本来的完整的重庆?朋友笑问,重庆如何?我搜肠刮肚,竟然无语。

朋友来重庆多次,他是走南闯北的人,人生世相,游历经验,自是多于于我。此次出行,他多半因我而来。在途中的时候,朋友和我畅谈,他说人生得有志向,不要轻视自己。男人生存于世,讲的是得有实力,不应该颓废于自身的缺陷,得干出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知道朋友是出于何种的判断,硬把我归属于有文字出息的人。也许此次出行,朋友之意,一是让我晒一晒尘封的心情,一是让我看一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一来开阔一下视野,一来让我焕发出生活的激情。朋友说,要观重庆之景,周未两日,时间有限,那是看不完的。今晚去看一看重庆的文化生活,去重庆市时代歌剧院放松放松,也许会另有所得。朋友自己,他有自己的事,或者他来重庆多次了,重温重庆,他有他的角度,也许他把一个适合初识重庆的最佳的角度留给我而已。他建议我去重庆时代歌剧院,打发今晚的时光。也好吧,我是一个爱独处的人,在独处中也许我更能执行我自己的意志,更能激活我思维的灵动。


170733oljhla99huh0hhnr.jpg

打的去的时候,节目已开张了。宏大剧场到处人头攒动,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来回穿梭,好不容易寻得一处座位。听朋友介绍,剧场场场爆满。眼下气场之强,印证朋友说的不假。歌唱宏亮婉转,舞蹈阿娜多姿,小品贴近现实,讽刺幽默不时让观众捧腹大笑。最辛苦的数主持人了,既要解说,又要不时串角,有时还要上场主演,不时的忙上忙下,脸上的汗水细密可见。不由你不打心眼佩服他是一个能说会道、能歌善舞、多才多艺的人。剧场的表演,贴近生活而不媚俗,表达思想而不呆板。雅俗共赏,雅处和俗处,拿捏融合,恰到好处。特别是节目表演者不时自然随意的把观众拉入角色,却没有让他因应对而下不了台的处置技巧,且没有一点的斧凿痕迹,更是让人叫绝。表演即兴处,台下的观众不时有人捎上几百元钱,或点歌或留言。主持人礼仪性介绍一番,扬着钞票,作夸张的飞吻状,亦诙亦谐的一声“亲人啊,好人啊。”那神态,那情状,你怎么意会都真像那么一回事。

让人久久挥之不去是,毛泽东徐徐地走上舞台,真像极了主席,比古月还像,一上场“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开场白,一下赢得了满堂喝彩。剧情给人没有刻意编导的感觉。毛主席走向台前,主持人指着一位戴眼镜女士说,这是江青,又介绍了一位台独分子陈水扁、还有王进喜、养猪养殖户……每介绍一位主席都作了即兴讲话,可惜我完全投入到剧情中,和台下的观众一起开怀大笑,使劲鼓掌去了,却没能记下主席的原话。只见主席双手向衣袋里摸了摸,向台下的观众,讨起烟来。台下一位观众呈上了一包烟,主席看了看“大中华,这东西好啊,送给我抽了吧。”随手把烟揣入衣兜。台下的观众硬是被主席逗乐了,全场哄堂大笑,掌声雷动。主持人不失时机的在一旁配音解说,“难道连毛主席他老人家也搞腐败了。”毛主席好像想起了什么,摸出烟退回那位台下的观众,说:“我们共产党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掌声、叫好声、起立声,声声四起。主席转身向台后走去,主持人随后趋上,“报告主席,菲律宾、越南在南海兴风作浪,犯我主权,打还是不打?”主持人话音未落,台下一遍喊打声,群情激昂,热情沸腾。

如果说,此次我的重庆之行,收获了一点什么重庆印像,我想我初识的重庆人,严肃活泼,生活多彩而不颓废。

竖日清晨,我习惯性地贮立窗前,细细地打量烟雨里的重庆,雨里的重庆,依然高大屹立,除了没了夜色里的霓虹灯光交相映辉,我还是无法对眼前的重庆作出多余的描述。多少高楼风雨中?重庆又历经了多少风风雨雨?我不知道今天又会捕捉到多少风雨中的重庆意象?

朋友征询今天的去处,我确实难以作出最佳的选择。最后,我执意去白公馆和渣滓洞。去沐浴一下重庆的风雨。朋友是一家单位的领导,他的视角和切入点肯定与我不尽相同,他居然也陪我去拾遗重庆的过往云烟,我也不顾是否拂了朋友的本意,只生怕拾遗不多,要是一无所得,一负了重庆、一负了朋友、一负了自己,成了苦心的事。过程和结果,也许相悖的多,一致的少。但是,有所期望,就有所选择。好吧,不要为选择纠结了。

车向沙坪坝歌乐山行进。导游是位三十开外的中年妇女。她说歌乐山,多松子,多风,风吹松子响,如乐如歌,故名歌乐山。不知歌乐山得名是否真如她所说?

在歌乐山脚原戴笠驻地的停车场,首先看到的是罗世文和车耀先烈士的塑像。二烈士,1946年被军统特务枪杀于此,1955年,周恩来总理为合葬的烈士遗骨的墓碑题字,也随即跃入眼帘。踏着青石台阶而上,尽管游人络绎不绝,路两旁林木苍翠,幽静处阴气逼人,仿佛当年的阴风血雨,不曾散尽。心情刹时沉重起来,一边听导游的讲解,一边双眼四顾,总想努力听到什么,也想努力的看到什么。宋绮云、徐林侠、刘国志烈士的塑像,静静地立在林阴间,路道旁。游人过处,无不静立,生怕吵闹了他们。不是吗?“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英灵音容在,浩气万年长。

进入戴公馆的展览室,随游人一道,依次看烈士的事迹简介,遗物手迹。不时把人的思绪,引向六十多年前,游人的晃动,又把我拉回眼前。我就这样一边走动,一边让思绪在历史和现实之间来来回回。用心捕捉的意象模糊了清晰,清晰了模糊,仿佛无论我如何的努力,总还原不了历史,只有那么一个大致印象,可是又在不经间零碎了。

在歌乐山松林坡戴公祠会客室,挂着杨虎城将军的遗像。杨虎城将军何等英武?他曾和张学良将军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促成蒋介石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而将军也因此流落海外,1937年,将军抱着“为民族解放而努力奋斗抗战到底,誓求得最后胜利”的决心回国。报国无门空余恨,他却此后身陷铁窗十多年,1949年,在此惨遭特务杀害。将军,人间正道原来也走得如此沧桑?

沿青石台阶而下,在松林坡一处石块砌成的坪坝,许多游客站在坪坝上,或眺青山外或拍照留影。导游说,蒋介石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戴笠为了讨好他,在这里以蒋介石老家浙江溪口的模式,在此砌筑拜台。拜台与山路连接,就象一条巨龙盘踞在歌乐山腰,拜台正好是龙头。游客只要往此处一站,就会沾上龙气,交上好运。

170733imk0qjdaza00wekw.jpg

白公馆,白居易的后代、一个小军阀白驹的香山别墅,一个美丽的地方,谁会料到,一到戴笠的手里就成了人间地狱。渣滓洞,这个采煤的地方,一到戴笠的手里,就成了魔窟。

在这里,有多少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被监禁,惨受酷刑折磨?先烈们在这里又演绎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国民党特务在这里制造了多少的屠杀?历史怎么会忘记19491127日,一夜之间,腥风血雨,200多位仁人志士血祭歌乐山。

在白公馆的展室里,人来人往,人们在仔细目注烈士英容,仔细的阅读烈士的诗歌、家信、感言。是的,游人中不少是带着求证的心情来的,有的是带着了解的心情来的,比如我。但是,不管怎样,我们能通过这种方式了解烈士的情感、情操、思想和人生观。他们不是不怕死的人,他们也热爱生活,也有七情六欲。“愿以我血献后土,换得神州永太平”,“失败膏黄土,成功济苍生”,“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们愿把这牢底坐穿”……他们有崇高的理想,坚定的信仰。为了实现理想,他们把生死置之度外、义无反顾、大义凛然。几位老人看着烈士的遗照,喟然长叹“太年青了,太年青了。”我想几位老人固然有对烈士英年早逝的可惜,但更多的是对英雄舍生取义的感动,至少我是。

170733jfbqidy5fyt0fyf0.jpg

在白公馆的地下刑讯室,铁链、老虎凳……人类社会的斗争史,促成了这些野蛮发明的出现。在钉竹签、灌辣椒水、披麻戴孝、坐老虎凳、烙刑……的面前产生了烈士和叛徒。前者如:陈然、刘国志、江竹筠……后者如:刘国定、冉益智、骆安靖……

陈然在死前留下了《我的自白书》:

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我不需要什么自白,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

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

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骆安靖生后留下一句也算自白的话:

明知叛变是自毁前途,但又贪生怕死,舍不得这条狗命。想到的是:母老、妻娇、子幼,毫无为共产主义事业牺牲的打算,当时只想如何混过这一关去,而不惜损害革命利益。

《我的自白书》与其说作者是陈然,不如说是烈士们。骆安靖的生存哲学,何尝不是叛徒的叛变哲学。

你看,革命者在狱中绣出的五星红旗,在白宫馆陈列着,游人无不在那儿驻足,在那里留影留念。难道那不是他们心中的红旗吗?

如果要说重庆之行所得,那么,朋友,我告诉你,此行让我对“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进行了重新的认识和定位。我想这是我最不虚此行的地方。

170734jjjf7w17w81ytfg2.jpg

杨秀夫,七零后,铜仁市烟草公司松桃苗族自治县分公司员工,松桃作协秘书长,松桃作协和松桃文学沙龙成员,著有散文集《流星划过的时空》,曾为《松桃烟草之音》主编,于闲时涂鸦为文,自得其乐。


来源:松桃文学沙龙原创平台

作者:杨秀夫

松桃百姓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松桃百姓网“松桃社区”用户上传并发布,不代表松桃百姓网的观点和立场。 上篇帖子: 龙海模短篇小说:无声之恋 下篇帖子: 散文精选‖曾南雨:风吹桂花落(外两章) 帖子标签: 重庆抒情美文 写重庆的散文 重庆山城美文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跟贴用户自律公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