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山净水 乡愁故园

松桃百姓网实名认证 企业认证 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1-10-15 14: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根据国家《关于促进全域旅游发展的指导意见》和《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贵州)实施方案》,以梵净山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为契机,我市全力打造以梵净山世界自然遗产地和铜仁主城区为核心、以锦江河连接两核心区为纽带的生态与文化旅游目的地,全面推进全市生态文明建设,振兴绿色经济,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措施的空间布局,包括梵净山745平方千米的世界遗产地,铜仁主城区及周边国家级景点景区,同时包括连接两核心区的锦江河及沿岸乡村;藉此扩大项目辐射力,带动全市范围各区县的生态文明建设与发展。

       措施的基本内涵是“梵山净水,乡愁故园”,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保护并依托梵净山独特自然遗产和锦江沿岸山水、田园风光,让区域内各个城镇和乡村,尤其中心城市铜仁城能保持与大自然的融合,建设有历史记忆、历史特征、地域特色、民族特点、生态秀美的生活家园。建设这个生活家园,一是着力保护和利用境内独有的“梵山净水”生态环境,二是着力恢复和保护原有的“乡愁故园”,使之成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贵州试验区的典范。

       措施的实施理念是“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切实制定并实施《铜仁市锦江流域保护条例》(2017年8月省人大批准实施)、《铜仁市梵净山保护条例》(2018年9月省人大批准实施)、《铜仁市古城保护条例》(正在制定中),改进梵净山自然遗产地管理体制,强化其原始生态保护,着力保存锦江沿岸和铜仁古城独具特色的一草一木和原始古朴的一居一桥,保存富有康养价值和地方历史记忆的原生态的自然与人文气息。

       措施的终极目标是建成“国际生态与文化旅游度假区”,品牌称谓是“梵净古邑”,既有“梵净山、锦江、铜仁中南门”全部外延,也有“梵山净水,乡愁故园”完整内涵。名闻其音,则知其韵;体味其韵,则知其飨。该称谓的妙处,即在于它充分蕴含有梵净山、锦江河等第一自然体堪以称绝的自然风韵,亦涵盖有梵净山周边和锦江沿岸诸多古邑原汁原味第二自然体的人文古韵,足以树起铜仁这块富含独特生态与特色文化的文旅招牌。

       武陵主峰梵净山,形成于10亿~14亿年之间,山体庞大雄浑,高耸巍峨,保存有地球同纬度最为完好的原始生态系统,拥有珍稀濒危的珙桐孑遗群落、梵净山冷杉孑遗群落等第三纪、第四纪的古老树种,共有植物种类2000余种,保存有野生动物1004种,35种列为国家保护,其中黔金丝猴谓之“中华国宝”。同时,因山区处于全国亚热带中心,年平均气温6—17℃,太阳总辐射接近全国最低值,空气负离子含量均在每立方厘米1500个以上、细菌含量均在每立方厘米500个以下,是现今人类较为理想的康养之地。山上还拥有直插苍穹、摩云接天的红云金顶,惊险神奇的蘑菇石、太子石、万卷书和天象中的佛光幻影、云海波涛等绝妙的自然景观。正因为梵净山的造化,自古给铜仁市东西两部带来了各具特色的江河流域、土壤气候、生态植被、民风民俗等。早在明万历时期,即已堪称“黔中之胜地”“天下众名岳之宗”。而今,先后被国家列为自然保护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国际“人与生物圈”保护区网,被誉为“地球和人类之宝”;2018年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同年由国家旅游局确定为5A级景区。其原始生态与自然景观在国内、在世界都具有极强的视听穿透力和吸引力。基于此,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行星命名委员会于2019年11月将215021号行星以“梵净山星”命名。

       锦江河是沅江水系的一级支流,江水清净碧透。发源于梵净山,分别于其南麓和东麓蓄众多溪流形成大、小两江,各自经江口与松桃两境迤逦东来,汇流于铜仁城下,然后再蜿蜒东去,汇入沅江,在境168千米。这是一条秀色醉人、魅力无限的河流,流径时而湍向浅滩,白练当空,高歌猛进;时而缓流河床,情意缠绵,平静荡漾;时而淌入深潭,清幽似镜,碧水映空。一路波光粼粼,蜿蜒于座座崇山峻岭之间,形成有无数个串珠般的半岛,间或一些村邑洒落于半岛的根部,掩映在山麓的密林,或点缀于半岛的顶端,遮蔽在丛丛翠竹背面,时有农夫于此呵牛耕植,牧童嘻戏禽畜,渔人泛舟河央。临岸间或见得水车、水磨、水碾等竖着、横着地转动,转活了沿岸的生气……邑舍、田畴、河滩、草地、牧童、渔舟,晖晖相映,装点成趣。如此净水玉带,满是湖光山色,郁郁葱葱,俨然构成一幅锦帛画廊,无愧于“锦江”之美称!

       所谓“古邑”,即指“乡愁故园”的人文特征,包括梵净山下、锦江河畔的古城、古镇、古村落、古民舍等。“邑”,在古代“皆聚落之称矣”(《中华大字典》),通常指候国、国都、城镇、县地、村落、屋舍等,再加上一个“古”字,更增添了此称谓的厚重。这些古邑,既是乡民的历史记忆,更是乡民至为深情的精神慰藉。

       在梵净山十多亿年衍生期的滋养下,最终孕育出并繁衍着铜仁这片古老土地的历史文明。从锦江流域的考古证明,早在原始时代这一带已“耕田,有邑聚”(《史记·西南夷传》),出现有定居农业聚落。春秋战国时期,濮人部落已遍布江河沿岸及山川平坝,在其悠久的世事变迁、沧海桑田之间,这里一直庚续不断地演绎着诸多古邑,向世人昭示其不同凡响的古老与神秘。

       考梵净之古邑,时至明嘉靖、万历之际,即有“都邑”一座,“县邑”6个,“村邑”数百簇,邑舍1300余所。

       都邑——古“邑”泛指城镇,“大曰都,小曰邑”(《六国论》)。相对梵净山下的诸多治所,铜仁古城可谓“都邑”。这是一座因码头开发而设治不断飘移的古城。据史推断:公元前757年楚厉王“始启濮”,随之多次发“舟师”抵达铜仁,称霸武陵,由此开启了锦江南岸的黄土坡码头文明,渐次由兵而商,最终形成铜仁古城第一街——黄土街,即为江南开埠较早的都邑。隋唐时期,于此设静人县,再万安县,又常丰县,乃黔东一带“水陆会通”“舟马辐辏”的经济、政治中心。至盛唐中期,黄土街物货充盈,人口膨胀,“屋宇交连,街衢湫隘”,于是天宝元年(742年)移县衙于大江坪,实行经济中心与政治中心分设。元末明初,传来火药爆破术,加上江宗门半岛一面倚山,三面临江,悬崖峭壁,不仅风景秀丽,而且极具战略意义,有了破壁凿崖建码头的条件,故明永乐时建府设治于此,其经济、政治、文化等要素随之必然转移或形成其上,从此黄土街和大江坪两个半岛的城市要素便逐步衰落,直至荒废。

       古代铜仁城,清晰地记录着其独有的个性特征:首先,在两江汇流所形成的三个半岛之间,伴随着社会的进步,即由黄土坡半岛设治隋唐县衙,筑县城;大江坪半岛设治宋元时期的土司衙署,筑土司城;江宗门半岛设治明清时期的府衙,筑府城。这种一个半岛代表一段历史的现象,在城市演绎史中极其罕见独有特色。其二,早在秦汉时期,现今南郊的万山区已发现并开采汞矿,唐宋时期大量朱砂在黄土街码头装船,经辰水运往辰州,畅销九域,以其“辰砂”之名享誉世界,如今矿山遗址仍记录着铜仁城两千多年前的工业文明;北郊“苗王城”,早在明嘉靖年因苗民起义,大明王朝被迫派遣兵部侍郎张岳领衔湖贵川总督“躬入铜仁”,由此铜仁土城改建石城,贵州总兵府直接移驻,还在古城东郊黄蜡滩建营设关,连接成中国南方长城最南端的第一关。其三,铜仁府城从建府设治到现今,原同期所建8府,其余7府均已转为县制或乡镇治所,唯铜仁城庚续不断地承载着辖及黔东一带诸多县域的行政建制设治,加上众多“梵净”符号,不仅凸现其灵气与神秘,更彰显了它堪称“梵净都邑”的风范与品位,甚至凭借“武陵之巅”堪称“武陵之都”。

       县邑——邑,“举古制也,曰县也者”(《中华大字典》)。明清时府下仍保留长官司建置,司、县并设,故“县邑”亦称“司邑”(见明嘉靖《思南府志》)。明清时期,梵净山地区至铜仁城一带的所属建制有省溪、提溪、乌罗、朗溪4个长官司和印江、铜仁2个县。6个类似县级的建置单位均可追溯至宋元(甚至隋唐或更早)时期。譬如:(1)朗溪长官司,相传汉成帝初,牂牁郡守陈立灭“夜郎王兴”于此地,子民深感夜郎王凄楚,故名此地为“郎凄”以示纪念。后为避凄而“溪”,以求开朗,故名“朗溪”。在唐初曾置思王县(取“思念夜郎王”意),贞观八年(634年)改称朗溪县。无论“思王”还是“朗溪”,均烙上了夜郎文化符号,宋元时改置长官司,是梵净山西北境最古老司邑。(2)印江县,唐开元前为思王县,开元四年(716年)析思邛水以南置思邛县,元初改设思邛江长官司,明弘治七年(1494年)废司置县,清道光年朗溪长官司并入印江县,辖及梵净山西北境大半,是梵净山麓最为古老的“县邑”。(3)乌罗长官司,置于元初,明曾一度置府,为贵州首期“撤司建府”之八府其一,是梵净山东北境重要“司邑”。(4)省溪长官司,在宋淳熙八年(1181年)由杨再西率其弟子在此开峒,其长子杨政疆于此设省溪峒。元至元时改设省溪坝场等处蛮夷军民长官司,是梵净山东南境影响至为深远的“司邑”。(5)提溪长官司,置于元代,是梵净山西南境“司邑”。(6)铜仁县,隋唐时设县制,宋设峒,元为蛮夷军民长官司,明洪武年间改为铜仁长官司,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废司置县,历史上一直是锦江流域主要“县邑”。

       村邑——在古代庶民编制单位中,通常以“三十家为邑”(《国语·齐语》),后泛指“村落”,亦称邑落。在今“一带双核”空间内,明清时期即有罗家寨、宙罗、楠木桥等自然村落数百簇。这些村邑(邑落)中有不少是从先秦时期濮人部落的居所直接演化而来,前后经历数千年历史。后来也有不少村邑由氏族部落演化,或以某姓人士自主择地开寨,或受派遣设屯(军、民、商屯等),形成诸多张家寨、李家坪等类似的姓氏村邑。也有在水陆要津、贸易中心、重要水源点等聚集为寨者,便形成诸多杂姓村邑。这些村邑大都一簇簇坐落于山麓下、河岸旁,不仅有其古朴的历史沉淀,而且自然生态也都非常原始。譬如梵净山西麓的罗家寨,地处发源于梵净山西麓的落木江河口,涧流有三,自古称“木开三沟”;东麓的宙逻,义取道路偏僻之境,历史上系通往梵净山古道上一座安逸平静之古驿站,后人以其安逸自在渐称其“太平村”。类似还有坐落于一泓硕大深潭之畔、一派云绕水映的云舍,和六七百年开寨史、坐落于白花浪涧水旁的油桐之乡坝黄等。这类古村邑均分布于锦江大江两岸,一概竹木荫蔽,小桥流水,牧歌田畴,构成一幅幅“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宋翁卷诗)的田园景观。

       邑舍——“居之邑也”,称之“邑舍”“邑屋”(唐李善注《尔雅》)。古时五家为邻,五邻为里,一里为25户;也有八家为邻,三邻为朋,三朋为里,一里72户的说法(《论语》)。《公羊传》称“一里八十户”,《管子》称“百家为里”。今“一带双核”空间内,明清时期的二县四司约编有十数个里。据铜仁、思南两地府志统计,明嘉靖万历时期有邑舍1300余所,其中“铜仁县三百一,提溪司七十二,乌罗司一百三,省溪司二百六,印江县四百六,朗溪司一百三”。清代,邑舍数随人丁大长,数量骤增,譬如铜仁县道光年间已达15234所,其中嘉庆十九年(1814年)至道光三年(1823年),仅9年时间便新增110所(清道光《铜仁府志》),其它县、司邑居民也都大增。世居民族主要有土家、苗、侗等族,邑舍构筑特色均因民俗不同而风格各异。其中,土家族“借天不借地”,邑舍只要符合传统习俗,称心即视为“天平”,也就不管地平与否,依山就势而建,往往构建成挑廊、吊脚等格式木楼,接触地面较少,对地形、地貌改变不大,生态维护如初。这类邑舍环境幽静、自然,造型险峻。苗家则强调与大自然和谐,邑舍多建在高山密林处,石墙、泥墙、木板就地取材,覆以灰瓦或树皮、茅草、石板等,相对低矮,有较强私密性,也显幽雅,令人感觉安然自在。侗家多为“干栏”楼房,邑舍楼下安置碓磨、堆放柴禾杂物、饲养禽畜等,楼上家人居卧;通常贯彻“占天不占地”理念,虽讲究地面平整,但只求立锥之地,上层四周挑出一两尺,三层再挑一两尺,形成上大下小的倒金字塔型,类其“鼓楼”。这类邑舍相对张扬,具有明显的独立性。一些保存较好的古邑舍,无论出自何族风格,一概都散发出特有的原始自然的生态气息。(瞿政平)

松桃百姓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松桃百姓网“松桃社区”用户上传并发布,不代表松桃百姓网的观点和立场。 上篇帖子: 城内青山城外人,铜仁的秋天越来越美 下篇帖子: 江口军地联合守护一江清水向东流 帖子标签: 净水 乡愁 故园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跟贴用户自律公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楼主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