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范的会师,团结的会师,胜利的会师—— 木黄会师

松桃百姓网实名认证 企业认证 手机认证 发表于 2021-7-1 15: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今的木黄镇大力发展食用菌产业,依托食用菌产业助推村民脱贫,图为该镇凤仪坝区食用菌种植基地。

       “二六军团,历尽艰险。

       木黄会师,三军欢唱。

       八千健儿,挥戈东向。

       沅澧汹涌,狂飙燎原。

       赤区重建,湘鄂川黔。

       抚今追昔,怀梵净山。”

       这是1982年8月,原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重返黔东苏区看望乡亲们时,他提笔一气呵成写下了《题木黄会师》。此时,身经百战的萧克将军在追忆木黄会师时感慨万千,历历往事鲜活起来仿佛就在昨天。

       在伟大的长征途中,中国工农红军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伟大会师。会师凝聚了革命力量,会师演变为胜利进军,会师彰显出坚定信仰。

       1934年10月24日,贺龙、关向应、夏曦领导的红三军与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在印江木黄胜利会师。影视作品《长征大会师》第五集讲述,红军长征中大的会师有六次,木黄会师是红军长征中的第一次胜利会师。

       贺龙在回顾红二方面军战史时,曾经特别提到二、六军团的木黄会师,他说,“二、六军团会师团结得很好,可以说是一次模范的会师”。

       木黄会师是两军团进入新的历史时期的转折点和里程碑。这是中国红军史上的一件大事,它把来自不同战略区域的两支红军组成了一股强大的革命力量,为红二方面军的诞生奠定了基础,为新中国革命做出的重大贡献彪炳史册。

       寻找:红六军团西征入黔 贺龙率部南下接应

       1933年10月,蒋介石在帝国主义帮助下,调集一百万军队,出动两百架飞机,向我各革命根据地发动了更大规模的第五次军事“围剿”。由于王明“左”倾机会主义者排斥了毛泽东同志的正确领导,命令红军“分兵把口”“全面出击”,企图实现“御敌于国门之外”,犯了进攻中的冒险主义错误,致使红军完全陷入了不利境地,遭受很大损失。

       在这严重情况下,党中央和军委开始作出退出根据地的准备。1934年7月20日,红六军团奉令作为一方面军长征的先遣队突围西征,并以任弼时同志为首组成军政委员会具体指挥。

       红六军团在西征途中,得知贺龙率领的红三军创建了黔东革命根据地,接中央命令前往与红三军会合(因红三军发报机损坏,无法联络)。9月18日,红六军团前卫进入贵州锦屏县境。这时湘敌五十五旅,独立第三十二旅及桂敌第十师,黔敌第四、五、六3个团,桂敌二十四师及湘敌补充第二纵队,企图将我军围阻在舞阳河与清水江之间予以消灭。

       在这种情况下,红六军团决定迅速摆脱敌人,选择力量薄弱的黔军为进攻对象,一举歼灭黔军第四团,分兵两路抢渡大沙河。部队即从猴场、龙溪一带掉头向东北方向前进,准备经石阡到江口地区与红三军会合。10月7日,红六军团继续东进,准备当天在石阡甘溪休息,却遭遇黔、湘、桂军的合围,发生了甘溪遭遇战。红18师长龙云率五十二团800多人奉命掩护主力撤退,拖住敌军,发生悲壮的困牛山战斗。100多名士兵宁死不误伤老百姓,宁死不做俘虏,选择集体跳崖。困牛山战斗使红六军团主力部队得以机动转移。

       红六军团前卫四十九及五十一团机关人员与机枪连,在军团参谋长李达和团政委晏福生、苏杰的率领下,突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出镇(远)、石(阡)大道,向东北方向的江口前进。15日,到达铅厂坝、谯家铺、枫香溪一线,即赶至水田坝与贺龙等同志会见,通报了红六军团甘溪战役的情况和处境。贺龙、关向应、夏曦等红三军领导同志听取李达等同志汇报后,立即作出接应红六军团的战斗部署,连夜出发马不停蹄赶往印江一带……

       10月23日,当红三军主力由茶寨至平场坝,发现在江口德旺木根坡上有部队,木根坡这边也发现坪坝上有部队,通过对号联系,知是自己人顿时两边山上一片欢腾。

       会师:模范的会师,团结的会师,胜利的会师

       红六军团主力在任弼时、萧克、王震等同志率领下,于1934年10月24日到达印江木黄。贺龙、关向应等率领的红三军主力也由芙蓉坝等地到达印江木黄。两军团在此胜利会师。贺龙、关向应与六军团负责人任弼时、萧克、王震等同志会了面。

       红六军团经过三个月的远征苦战,部队受到很大削弱和极度疲劳,非常需要休息与支援。同样,红三军长期受着“左”倾路线的危害,又与中央失去联系,单独坚持战斗,在政治上、军事上也非常需要帮助。因此,两军首脑会见时,感情都非常激动,真是说不出的高兴,双方紧握双手,互相致以慰问。

       两军领导人在木黄水府庙召开紧急会议。会议认为,两军团必须共同行动而不是单独行动,担负起策应中央红军战略转移的重任。由于黔东苏区不利于大兵团行动,是建立以梵净山为中心的根据地还是往湖南永顺方向发展,进行了分析和研究,决定挺进湘西,开辟新根据地,为便于指挥和行动,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同时,鉴于木黄地形狭窄,敌情严重,两军团首脑决定迅速转移,当天两军团迅速转移到松桃石梁。

       10月24日,率先到达石梁的贺龙、关向应同志,带着下属亲往石梁场口凉桥边迎接。接着举行会师欢迎大会,两军将士热情相拥、热泪长流……

       贺龙同志首先讲话。他说:“六军团的全体同志们,大家辛苦了,来到黔东特区,都想休息休息,可是我们的根据地是在脚板上,敌人不让我们休息,我们团结一致,继续战斗,去争取新的胜利。”

       面对黔敌十一团的威胁,及川敌抵达凤冈自沿河晓景逼近,形势紧迫,红三军与红六军团遂于25日拂晓离开石梁。10月26日,两军团一齐来到了四川(今属重庆)酉阳县南腰界。并于傍晚在猫洞大田举行隆重的会师祝捷大会。

       同时,两军团负责人通过认真研究,经请示中央军委后,即组成一个团结战斗的战略整体。军事体制也作了相应调整。并确定以贺龙、任弼时等同志统一两军团的军事行动。

       木黄,这个原本不经意的小地名,在地图上都难以查找,因为有了红二·六军团长征中的会师,使得它浓墨重彩,在中国革命长征的史册上挥洒了极为厚重的一笔。

       坚守:黔东独立师红心向党,坚持根据地战斗

       红二、六军团木黄会师以后,为了掩护两军团主力东进湖南接应中央红军长征,在任弼时、贺龙等同志的指导下,重新组建黔东特委和黔东独立师留在根据地牵制敌人。新组建的黔东独立师,师长王光泽,政委由黔东特委书记段苏权同志兼。该师由部分指战员、伤病员和地方部分游击队组成,共约七百余人。

       正当红二、六军团主力从南腰界出发向湘西挺进的时候,川、湘、黔敌人向黔东特区大举进犯;黔敌王天锡、李成章部进驻印、沿各要地。黔东特委和独立师马上投入战斗准备,并于11月8日赶到沿河瓦场坝,通知各区乡游击队和保卫队即时集中,与独立师一道伪装主力迟滞敌人。这时,川敌达凤冈旅也进至沿河晓景。为了尽快使各区乡游击武装集中,即派黔东独立师、独立团各一部前往枫香溪阻击敌人,在该地与敌激战后,当晚退回耳当溪。次日,敌姜兴尧部窜至,即在印山保展开激战。随后,我部退回谯家铺等地去印江沙子坡。11月13日,黔东独立团完成沙子坡阻击任务后,也赶到梵净山区,驻张家坝、滥泥坳一带。

       此时,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保卫队及部分区乡苏维埃人员二百余人,在秦育青、陈正国的带领下,于11月15日由沿河白石溪、旧寨坝一带出发,进行转移,17日经椿木坪至火烧桥,又遭土著武装张云梯、张云开等伏击,牺牲多人,被俘数十人,余部突围至秀山坝芒。

       由于我军伤亡严重,弹药将尽,敌我力量过于悬殊,无力粉碎敌人的重重围攻。同时,为了保存革命实力,段苏权、王光泽同志决定退出梵净山,去湘西寻找红军主力。最后,仅黔东独立团团长十几人冲出重围,到达湘西,投入红军主力。

       至此,黔东地区一片白色恐怖。但黔东苏区的人民并没有被吓倒,而是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面对敌人的各种酷刑和屠刀,面不改色,心不跳,誓死如归。如德江枫香溪苏维埃政府敌查大队长王邦俊同志,在红二、六军团退出黔东特区后,仍继续领导群众打土豪,斗恶霸。后不幸落入敌人魔掌,敌人用铁丝穿透他的手掌和锁骨,然后将手掌和锁骨抠扣在一起,并用皮鞭木棍毒打他,强迫他喊反对共产党的口号。王邦俊忍着剧痛,昂头高呼“打倒国民党!”“红军万岁!”残暴的敌人割掉他的舌头。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曾经,3000多名黔东健儿追随红二、六军团融入革命洪流,赤诚为民抛头颅、洒热血,为新中国的诞生无怨无悔。

       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

       新长征新征程!如今,400多万铜仁乡亲赓续红军英烈的红色血脉,勠力同心战贫困、奔小康,为伟大“中国梦”的实现壮志凌云。

松桃百姓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松桃百姓网“松桃社区”用户上传并发布,不代表松桃百姓网的观点和立场。 上篇帖子: 黔山烽火: 中共黔北工委 下篇帖子: 决策枫香溪 帖子标签: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回复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跟贴用户自律公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楼主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