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桃百姓网

搜索

张说《论语》·连载244

[复制链接]
slinbo 发表于 2018-8-19 17: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松桃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x
张说《论语》·连载244
10.16,康子馈药,拜而受之。曰:“丘未达,不敢尝。”
(注释——康子:季康子。馈:馈赠,赠送。)
(白话)季康子赠送药给孔子,他拜谢后担当了,说:“我对这药的药性不怎么了解,不敢尝。”
(张说)有的注家把本节说成是反映了孔子不乱吃药的审慎作风,这纯粹在乱说八道。
本节通过孔子以巧妙的借口,把他与季康子的关系维持在不冷不热的状态,反映了孔子的机变能力。鲁国权臣季康子听说孔子生病了,派人送药来。当时关于赐食物的礼仪规定,接收人收到礼物,应该在拜谢之后,当着送礼人的面尝一下,以示完全担当了馈赠的好意。但是,孔子既不推辞季康子的馈赠,但也不愿意完全担当,所以就以不乱吃药为借口,不尝。送药人把这个信息传达给季康子,季康子也会心照不宣。究竟两人的关系属于相互敬而远之的那种。可见,孔子这么说就找不劈面尝馈赠的借口,根本不是不乱吃药的审慎。再说,给生病的人送药,肯定送的是针对病的药,怎么可能你感冒了,我却送来治疗跌打损伤的药?所以不存在不了解药性的问题。过去,人的意图往往以不伤面子、但心照不宣的方式来表达,不会直接说出来。例如“端茶送客”就是典型。现在改为问钟点。有人来你家坐久了,你问几点了,对方立刻知道你要他走了。
孔子就这么不卑不亢解决了一个困局:既没有拒绝季康子的馈赠,也没有完完全全担当,这种外交行为符合两人的实际关系。
10.17,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
(注释——厩(jiù):马棚,也泛指牲口房。
(白话)孔子的马厩着火了。孔子从朝廷回来,说:“伤人了吗?”并不问马。
(张说)这件事在现在一点不稀奇,烧死人和烧死马根本不是一码事。但在古代,下等人像物品一样,只有使用价值,没人人本价值,往往不如珍贵的物,所以会出现活人殉葬、下人被打死不犯法的现象。拿马厩来说,在人们眼里,马的使用价值肯定超过马夫。马厩失火,烧死人的损失远不如烧死马的损失,所以通常更关心马的安全。但在孔子眼里,马夫的价值不在于使用,而在于人的本体价值。这是对人的最基本的尊重,是人本主义的滥觞。孔子仁道的可贵之处就体现在这句平淡的话里。有些人到现在还不理解人的本体价值的至高无上。最近看到一条新闻,一条狗咬伤小孩,狗主人不致歉,小孩的爸怒而摔死了狗,效果遭到网上狗道主义者的群起而攻之,小孩一家冒犯一群类人狗的众怒,自家的小店也开不下去了,小孩的爸不得不在电视上公开致歉,小孩妈甚至愤而割腕自杀!如果编写《论语2.0》,应该这样写这些狗道主义者:“‘伤狗乎?’不问人”。

扫一扫发送到手机浏览
全部回复0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苗乡护卫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