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桃百姓网

搜索
查看: 94|回复: 0

团山诡事系列之 天星坡红衣女子搭车事

[复制链接]

4

主题

25

积分

0

听众

初入苗乡

Rank: 1

积分
25
发表于 2019-8-12 17:28: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团山诡事系列之
天星坡红衣女子搭车事件
最后4把,老吴困得实在受不了,翻腕看了看表,已经凌晨3点过了,所以还是把尴尬的话说了出来。在贵州松桃这边打麻将的一般都是亲戚朋友之间玩玩耍耍,差不多都是三块五块十块一炮的样子,输赢不大,运气坏透顶一场下来应该也不会超过两千块钱。但是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就是一般输钱的人不提议休息,赢钱的人是不能喊散的。赢了钱就找各种理由散的人,不但坏了自家的牌品,人品也基本上是搭进去了,下次一般人家也不会再约这样的人。
老吴和几个打牌的都是退伍的战友,他们差不多每年都会聚个一两次,刚好铜仁地区也就他们4个人,正好凑成一桌。今天的时间上次聚时散的时候就定下的,在国庆节之后的第二个星期里。之所以不在国庆节聚的原因,也是为了照顾老吴,他是开出租车的,国庆期间生意好。
今天他们选择的聚会地点是松桃县临省的湖南省凤凰县阿拉镇,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第一是因为离松桃四五十公里,第二差不多爱玩的松桃男人都心知肚明是什么回事。
但是他们选择打麻将的地点却是在松桃县大兴镇三岔路口的饭馆里,因为方便老婆查岗定位,“阿拉营”这个名字似乎铜仁市这边的很多家庭主妇也是比较敏感的。所以大家喝酒的时候都骂手机这个魔鬼,功能实在太强大了,大到“鸡儿疼”!
老吴喊散的理由确实也较其他人充分些,因为今晚他的运气相对来说最差。自己报了6把听,被杀了4把,黄了1把,唯一和1把还是因为对家杠他的幺鸡,为了听牌他的对家才打的9条。更气人的是,他这把听的牌是369条,结果翻鸡的时候翻了个绝9条,另一对9条在他下家成对了,一直打不出来,相当于和个清一色还要倒出钱。
“我得了一千多点”坐老吴对家的老张数了数钱。
“我得了6百多点”坐老吴下家的老陈数了数钱。
“我差不多保本,赢也不会超过100块”老吴上家的老谢报了下战果。
老吴也在数钱,但他非常明确的是自己也应该是赢了1百七八才对。虽然今晚自己没和什么大牌,但是上家的老谢包鸡包得多,自己和小牌的次数多,所以明面上是自己运气不好,但实际上老谢才是和得少,听得也少的人,虽然得了几把大牌,但最终也应该不会赢才对。
老张惊讶道:“不会啊!老吴放大牌放得多,但他和得多,听得也多,莫说赢多少,至少不会输上1千块才对!是哪个私房钱藏多了,算蒙圈了哦!!”
老吴接话道:“怎么没是我输的,报个听,你放炮还翻了个金鸡!这么霉的手气!”
老谢打了个哈欠伸了下懒腰:“散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老陈也是快速的眨了几眨眼睛,提了提神:“我撒泡尿。哎呀!又对账!对什么卵嘛!你是要退人家老吴是没咯?真是的!反正又不兴退的。”
“就是嘛!不过我讲老吴,你卵以后打牌就莫烧香烧纸的。你看嘛!今天这个日子是你年头的时候定的,今晚还是输了嘛!要相信科学,麻将玩的是概率兄弟!”老谢和老吴开玩笑道。
之所以会开这样的玩笑,是因为打牌过程中付钱时,老吴裤子荷包里的500块钱输光后,从胸口的内包里摸出了黄纸钱。当时大家就得一惊!嬉笑老吴太当真聚个会打个牌还要烧香拜佛的。
不过只有老吴自己知道,他昨天黄昏的时候送了个人去临省的秀山火车站,对方包车给了他380元,他放了300整的在内包里,回来的时候从火车站带了5个人,又得了200,本来从秀山回松桃是30元一个人,可是乘客有大包小包一大堆,把他的五菱宏光后背箱都塞满了,更何况他答应别人送到道水小学门口去,所以这笔生意就愉快的达成了。
途径离松桃城不远的天星坡时,天已经黑了,有人用手电晃动,以示搭车,本来他晓得这段路事故一直就多,怪事也多,所以不想停车的,但是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女乘客喊道:“师傅!有人搭车。这么冷的天,怪不容易的,大家都是出门人,你这车上刚好还有一个位置,就带起走嘛!”
老吴想也是,车上这么多人,五男一女,还怕有人敢打劫不成,所以停下了车。摇下玻璃往后喊道:“去松桃还是那里?”
搭车的是个女人,听声音带得有明显的苗音:“师傅!我去松桃,搭我一下咯!”
过了差不多三分钟,一个穿着大红衣服胖嘟嘟的中年妇女气喘吁吁地拉开车门:“哦!师傅!搭我一下搭我一下!我搭了好久都没搭到车,这个天,冷死人!”
伴随红衣妇女进来的还有一股冷风,吹得大家不由打了个寒颤。
老吴看着红衣妇女,圆圆的脸已经没了少女的红晕,虽然喘着大口大口的气,脸还是被寒风吹得白黄白黄的:“快关门!大姐你到这个地方怎么拦得到车咯。这地方拐弯大,又是长下坡,经常出事故撞着人。大晚上的,你又穿个红花衣服,车上个把人,哪个敢拉你!”
红衣妇女往后拨了下头发:“我也是今天来吃酒,就在前面的卡罗小学旁边那家,主人家非要留我过夜,所以我不好在他家旁边拦车,只有往前走,打算边走边拦的,哪个晓得走到这个地方都没拦到车。”
后面有个男乘客抢话道:“要不是我婆娘喊,师傅都一脚油门走了。我们也是从广州才回来,想起大家都是出门人,不容易,喊师傅带起你。”
红衣妇女看了看前面副驾驶位上的女人:“谢谢你啊妹!没得你我今晚都回不了家啦!你真是个好人!”
老吴问:“大姐!你去松桃哪里?我等哈要送他们去道水。”
刚刚抢话的男乘客又抢话道:“我家崽崽在道水小学读书,病得厉害,我们要赶回去,不能在城里耽搁嘞!”
红衣妇女笑着道:“没得事的,你们过老车站的时候把我放下就是了,没得事的。”
可能是坐车劳累,吃酒走路的人也乏力,开了一整天车的人也疲惫,一路上大家静静地听着车载录音机的阿杜的歌!今年阿杜可流行,沙哑的声音被师傅们给了个外号——鸭子声音!
送到道水小学的时候,差不多晚上十点了,当乘客们把东西下完后,老吴听到了女人的抱怨声:“我讲你这个人小气的脾气老是改不了,生怕比人和你抢半分钟,现在松桃不太平,她一个妇女人家,大晚上的,要是住在吊井湾这些地方就顺道送一下又怎么的嘛?非要编崽崽生病这样的事,缺不缺嘛!和你老崽一个德行、、”
老吴也经常被老婆子这样训,所以加了下油门,逃也般的往城里奔去。
下车的时候,红衣妇女给了一张100的整钱,老吴还找了她80块,相当于他内包里放了600块。
散牌后各自回家的人,其他三个都是回铜仁,就老吴一个人回松桃,所以他车开到正大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把车靠边认认真真数了一下钱。左裤子荷包300,右裤子荷包里有580,内包里有600。哎!怎么回事,自己的钱不会错啊!出门的时候,自己右裤子荷包里放了老婆给的500块,胸口内包里是昨天跑车的600块,现在总共有1480,自己赢了380块嘞!这样说来,不是大家都赢钱了,真是遇到鬼了,但是也有可能是老谢输了,他开车行的,钱多,也是左荷包一千,右荷包八百的,可能是他搞错钱了。
“睡睡睡!一天睡死!人家和你玩通宵是因为人家是老板,第二天不要做事情。你个农民老百姓,开面包车的,这是睡死慢!”老吴被老婆杀猪般的咆哮声惊醒,翻腕看了下表,才11点过,翻了下白眼,又闷头睡下。
他老婆也没理他,依旧边拖地边道:“我昨天给你算了哈,讲你今年犯冲,尤其是这个9月,26那天你哪里都不要去,就在家呆起,更不要碰车,你听到没?你妈屁的,一天就晓得睡死,怪不得你们一帮战友就你混成这个屁样子。这么爱睡,咋个不早点死,死了天天都可以睡,老子真是倒霉,碰上你这个睡死鬼、、、”
老吴一掀被子,回了句:“好了好了!一天老是没完没了的念,你妈屁的!老子一天到黑跑车不累慢?供你吃供你喝,还不满意,一天没得事也不晓得找点事情做。天天算命,要是准得很,咋个还摆摊摊,早住高楼了。你妈屁的喊他给你算个千万富翁给你,到时候像关狗啷个关你到别墅头,你好天天给他舔、、、”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语的吵个不休,谁也没让着谁。但是老吴穿好衣服后,脸没洗牙不漱,叼了支平装遵义,在镜子前摆弄摆弄头发,便出门过早去了。
他老婆也晓得这是老吴惯用的投降方式,逃离,去林业局街头的早餐点,和做早点的风韵犹存的女人调情去了,他赚点嘴皮子上的便宜,人家赚他一晚豆浆,俩油条的钱。
正吃着,旁边一张桌子上一对父子边吃边问早点店的老板娘:“老板娘,你们这边去秀山的车是在车站坐还是在那个地方坐晓得不嘛?”
老吴立马接话道:“我就是跑秀山的师傅,你们有几个人嘛?”
那人道:“我们有5个人嘞,你车怕装不倒哦!”
老吴道:“我的面包车可以坐7个,挤一挤10个都装得下。”
那人道:“那可以吗?好多钱一个嘛?你莫杀我们称哦!”
老吴道:“我天天跑,放心,跑你们秀山的就我跑得最早,路熟,稳实。”
也是运气丑来,喝口凉水都塞牙。在把客人送到秀山后,老吴从中午两点钟开始等,到五点了都只等到俩人,那俩人左问右询,见老吴还是没得马上走的意思,竟然下车去找旅馆住了,临走还因怪他错过他们回家的时间,骂了他几句,说什么反正到松桃也要着睡一晚,干脆在秀山这边睡算了。
最后老吴没得办法,在过了六点之后,终于开车往松桃放向走了,心想希望在路上捡得一两个人吧!
可是一路上竟然没得人拦车,整条路和往常格格不入,搞得自己都有点陌生了。当行至天星坡时,差不多又是前些天胖嘟嘟中年红衣妇女拦车的地方,又是那一个红衣妇女在拦车,看那胖嘟嘟的样子和形态,估计应该就是同一个人,只是今天自己一路上一个人,所以车开得快,在这个地方没断黑,模模糊糊的。
这次老吴心里有了不对的感觉,没有踩刹车。车子拐了俩弯,已经到天星坡坡脚了,他看了看后视镜,那女人竟然还在招手拦车,只是这个时候天更暗些,那妇女胖嘟嘟的身躯显得小些,但他晃动的电筒,依旧冰凉凉地投影在了老吴观后镜的玻璃上。
转眼,26这天就到了。这天老吴真的什么也没做,早早的在家里老老实实煮了碗面吃。虽然早餐点离他家就三五十米远,但他却没叫老婆给他去带回来,不是怕老婆不肯去,而是觉得没讨得嘴皮上的便宜,买豆浆和油条亏了。
忙习惯的人,突然停下来,无聊得不习惯。他不停的调着台,没一个节目入得了他的眼,最终没得法,停在了CCTV5,虽然没得姚明的比赛,终归是NBA的比赛,讲究着看了。
不知道翻了多少次腕,看了多少次表,时间终于来到了中午十二点。他曾经多次对了电视台的时间,壁头上的挂钟,还有手表,终于把这三个时间控制在5秒以内的误差。
他老婆在吃早饭的时候给他提了一句:“老子晓得你坐不住,下午我喊隔壁的老孙他们过来和你打麻将,不过是打1块的啊!别个没得钱和你打510块的。”
老吴心里一喜,但是表面还是装着非常不耐烦的回了一句:“哦!老子也就是和几个战友才打的10块,一年也就打这两次啷嘛!”
有麻将打的时间又要快多了,转眼已经是吃夜饭的时候了,老吴家老婆在下午三点过就和老孙他们打招呼,说晚上在家里吃饭继续打。当然没有把今天老吴不能出门的事和他们讲,城市里生活的这个岁数的妇女,顾虑其实是很多的。
今天由于老吴的手气异常的好,所以老孙他们也想翻本,虽然只是1块钱1炮的牌,却磨灭不了所有打牌者赌徒心理的漩涡,他们竟然异口同声地说了句:“妹!你也太客气了嘛”
然后没事儿一样继续进入激烈的战斗当中!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11点半,家里的座机嘀嘀嘀响了起来,老吴老婆抬起电话:“喂!是哪位?哦!找老吴啊!有哪样事?你崽生病严重得很在县医院抢救!你从广州回来啦!现在在秀山火车站,没得车回松桃啊!”
老吴连连向老婆摆手,用嘴型和老婆说“不在”。
老吴老婆当时也是愣神,对着电话来了句:“老吴讲老吴不在,等他回来了我给他讲嘛!哎你、、、”
没等老吴老婆把话讲完,对方把电话挂了。老吴正阴着脸打算骂老婆几句,只见他老婆先吼起来:“我怎么晓得你一天是交些什么狐朋狗友嘛!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喊去接,从秀山包个车回来就是了嘛!”
一把牌没打完,电话又嘀嘀嘀响起来了。这次他老婆吸取了经验,按了免提接电话:“喂!那个嘛,大晚上的打电话?”
“我是周天明,吴伟你个杂种,老子从来没求过你什么鸡巴事,今天我崽在县医院抢救喊你来接哈我,你他妈的推三阻四的。我才去火车站外头转了一圈,没得司机敢去松桃,好多钱都没肯来,讲是哪样卵天星坡有鬼拦车。你妈屁,一个退伍军人,你不是吹你妈死牛皮说你以前在部队野营拉练的时候,专挑死人坟董董睡,你那个杂种怎么不怕死?我日你妈,今晚有点急事喊你来接哈,还你讲你不在家,你不在家你讲个卵慢、、、”
恰好这个时候老孙他们不但翻了本,还都小赢了点,听到这骂声,就应和道:“算了老吴,也差不多到点了,今天就休息算了!你朋友有急事,你还是去接一下、、、”
电话那头听到这话,骂得更凶:“我日你嘞个妈,是在打麻将是没?你妈屁,有你这样做人的没?老子们两个莫讲是从小穿开档裤长大的,咋个讲也是亲戚嘞嘛!莫讲我老婆是你堂哥家妹,就是一个普通朋友慢,有这样的急事,喊到你你也应该来接哈,又不是不补你油钱、、、”
老吴老婆见老孙他们出了门,才对电话讲:“周哥,你莫生气,是算命的讲,今天冲虎,是奎木狼星在值守,如果你哥今天出事,我家当年定主两三伤,三年两次损儿郎。”
电话那头道:“妹!你莫信那些,三年两次损儿郎,你家有几个崽崽,就一个,那来的三年两次损儿郎嘛!再说,现在差几分钟都12点了,也过了今天的日子了。我崽真的在县医院抢救,等我拿钱回去动手术,求你们过来接哈我好没?算我求你们了。”
老吴又翻腕看了看,确实差五分钟就过十二点了。就对电话道:“吼那样卵,老子来接你,妈屁哦!我今天是日子不能出门,不是怕他鸡巴天星坡的红衣女鬼。你在车站广场门口等起我,我洗把脸就来,有人还要回松桃的话,你喊他们和你一起,到时候我一起带回松桃来。”
老吴老婆抬头看了看壁上的挂钟,还有4分钟就过12点了,相当于今天的日子过了,按命理农历的日子算,也算是明天的日子了。
老吴心里也是有些介怀的,所以洗手的时候为了拖这三五分钟,特意打了一下香皂,全面地洗了一下脸。一不小心,香皂水渗进了眼睛,老吴急忙拧开自来水开关,却不小心把放在洗脸盆上的手表碰落在水盆里了,他急忙胡乱抓起放在腿关节上压起,以便裤子快速吸干水。然后快速洗去香皂,急忙看了一眼手表,见指针还在走,料想应该没问题,就弄干脸上的水,将手表放在麻将桌上,看了一眼壁上的挂钟已经是凌晨0点过10分,就喊了一句:“我去接老周去了杨妹!我的手表刚刚落水了,放在麻将桌上,麻烦你等哈睡觉的时候,放在后背心压一哈,免得进水汽。”
老吴老婆正在厕所漱口,探出个头看着老吴,含糊不清地叮嘱了句:“开慢点,老周的事是急事,安全开车也很重要,冰箱里有汽水,你带瓶,醒瞌睡。”
老吴看了一眼老婆,感觉今天老婆好温柔,回到了谈恋爱时的那个班花,她依旧那么淑女、活泼、可爱以及惹人怜爱!
嘀嘀嘀!电话声再次吵醒正在梦乡里的老吴老婆,她梦到了自己的老公换了一台新车,带着自己和儿子在梵净山下的公路上兜风,万里碧空、阳光璀璨。
“喂!哪位?我是,他怎么啦?怎么会、、、”
泪水像下雨一样,如泉涌般喷涌而出,她内心空荡荡地,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不敢相信老公翻车了,不敢相信老公在天星坡翻车了;不愿相信老公死了,不愿相信老公在天星坡死了;不能接受老公离开从此离开自己了,不能接受老公在天星坡从此离开自己了、、、
在出殡的时候,他儿子是这样重复回答前来吊念的亲友:“我把前段时间在天星坡不肯停车,得罪了那个胖嘟嘟的中年红衣女鬼。谢叔叔讲在大兴三岔路口打牌的时候其实他赢的是那女鬼的钱,他要是输钱就好了。他的手表落水之后,表针停在了1159的刻度上,他要是出门的时候不是看挂钟,看一下手表就好了。”
老吴的几个战友不停安慰着老吴浑浑噩噩魂不守舍的老婆:“弟妹,你放心,我们已经报警了,老谢和老陈已经和县公安局的领导打招呼了,一定要给老吴一个交代,老张也和市里面的刑侦队长打招呼了的,你放心、、、”
一个月过后,刀郎的《冲动的惩罚》响彻了松桃的大街小巷,大有超越阿杜的鸭子声之势。
县公安局终于查出结果,周天明并没有儿子在县医院生病住院。周天明本人近期一直在广州渔场上班,且一直在出海的渔船上打鱼,在老吴死后的第8天才回港。电话号码确系秀山火车站旁小卖部所有,并且在27日的侦查当中,小卖部老板娘表示,昨天凌晨确实有一胖嘟嘟的中年长发妇女打电话,但是穿的衣服应该是墨兰花色的,且没有大声的吵架,具体内容不清楚,不过也是叫一个朋友去接她,但最终好像是被拒绝了。
当老吴下葬的时候,他老婆依旧哭晕了几次,任何人都劝不了。他儿子叹了口气:“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爱我老婆,让着她,惯着她,宠着她。不像我爸这样,明明深爱着我妈,却天天惹我妈生气,天天吵架,现在还害我妈为他这样哭昏死好多次了。”
其实,老吴的老婆何尝不深深地爱着他呢?只是生活改变了班花,也改变了那个拉练时专挑死人坟董董天不怕地不怕的铮铮汉子!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