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桃百姓网

搜索

团山诡事系列之哥玉的爱情

[复制链接]
天仙堂老人 发表于 2019-8-7 16: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哥玉的爱情
   “如果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请来生不要让我遇见你;如果一定要让我们擦肩而过,请不要和我有眼神的交汇;如果注定我一生孤单,我还是请众神不要让我们有任何关系。因为我怕再次爱上你,从此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铸成自己都后恨不已的人生!”
石宗玉在最后一年的年忌上干哭大嚷,在农村过年在土地庙烧纸是异常讲究的。所以大家见石宗玉耍疯,都草草燃香烧纸便离开了。
石宗玉是松桃木树乡满高村人,祖籍应该来自北方,所以个高。虽然现在行将枯木,身体岣嵝,但依旧难掩他优质的基因,不负他万里挑一美男子的盛名。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没有一个后代,连收养的孩子都没一个。他家虽不是地主,但到他这一辈,分在他手里还有五间房子,一个厢房的漂亮木房。这在当地,已经是上等家庭了。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没有一个女人,他自己都笑称自己守身没了用。因为他在等一个云董上的姑娘,而那个姑娘却已经嫁了四个男人了,孙子辈都有一二十号人。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在等这个嫁了四次的女人,那个他发誓非她不娶的一起看牛的赤脚姑娘。所有人都为他感到不值,所有人都从劝他好好谈一个好姑娘,到后来所有人劝他找个离婚的,再后来的找个伴,直到现在的“哥玉,走野绿塘放牛去”。
野绿塘是满高村与云董上的毗邻区,解放前,世道乱。苗汉关系还不那么融洽,村与村之间,寨与寨之间常常会因为一些土地山林或水塘等事情,互相打架,并且一打就是几百人的乱战,所以,这两个村寨也没能幸免于历史的局限。因为毗邻,所以相恨。
可怜了石宗玉和他的爱人,一个叫陈桂花的姑娘。虽说石宗玉为她守身一世,但由于当时交通不便,通婚距离绝大部分都较近,陈桂花每次离婚或多或少都和石宗玉有关。农村人茶余饭后,没有精神上的吸吮,像石宗玉这种故事一般的事,总绕着陈桂花周边的人飘。
陈桂花第一任男人是本村的,十六岁不到就被父母送去了那个男人家。因为陈桂花心里也有石宗玉,所以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整。但是,在那个靠体力讨饭吃的世道。土匪横行,女人可以说时常是朝不保夕的。那个男人家有五兄弟,还有三姐妹。在云董上,是说一不二的主,所以,最后桂花家父母兄嫂都轮番来劝她消停。认命,在那个年代不成千也是上万的。
再加上石宗玉因为这个事情,已经跑去她丈夫家被打几十次了。虽然石宗玉家这边也有三个兄弟,但是大家都不支持他取云董上的姑娘,所以除了一次被打断脚后,纠集了二十几个小伙子去报复了一次这家人,其它的情况基本上都是任由发展。
就这样磕磕碰碰了两年,陈桂花给这家人生了两女儿。夫家见石宗玉始终不肯消停,再加上重男轻女作祟。最终把陈桂花给退回去了,娘家人由于惹不起这家人,更惹不起石宗玉家这里,所以得了两块田和一些钱财的赔偿之后,也就闷起不说话了。
石宗玉见到了机会,立即央求父母去陈桂花家提亲。但是父母表示,你这样一个好伙子,多少苗家姑娘取不完,怎能去取一个被别人退了的生了两个姑娘的汉族女人。
就这样耗了半年,陈桂花又被父母嫁去下麻家寨。但是,当时大家赶场还是赶的长兴和民乐。所以石宗玉每场都早早的去场口等陈桂花,而陈桂花心里虽然有他,但确守妇道。没嫁人之前和被退回那段时间,石宗玉来找她,她都与之见面说话,大家就像之前放牛时一般熟悉亲切。但是,一旦嫁人之后,见到他就远远的躲开。
所以,石宗玉了然于心,也很自觉地远远的跟着她,看着她,目送着她。一直隔着十来米,不说话,不交流,连眼神都没交汇,没有交织过。但是两颗心却早已推攘起来,叫你别老跟着我,我已经嫁人了。你就不能和我说句话麽?哪怕骂我几句,踢我两脚,吐口口水在我身上嫌弃我也好。
下麻家寨这家男人是个木匠,经常不在家。所以村里很快风言风语就传开了,说有一个高帅小伙子,每场都送木匠媳妇到村口。经过添盐加醋之后,有人言之凿凿的说看见陈桂花头发蓬乱的从草垛里。有人曲曲折折地演绎着陈桂花如何和一个高帅小子在山里对歌,如何在搂虾的时候河坎上站着一个高帅小子,如何木匠家的小子不像木匠,像极了那个经常在村前村后转悠的苗家汉子。
终于,在嫁到下麻家寨的第三年的一个夜里。木匠在外面赌牌输了,和别人争执,挨了揍,还别别人说了陈桂花的一些恶毒言语。他打又打不过人家,说也说不过。一气之下在村小店里喝了一斤多红薯酒,回到家里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揍了陈桂花一顿。等第二天酒醒之后,才发现家里狼藉一片,吃饭的碗都没两三个是完整的。给人家做的十多根木方子,也全都打折了。陈桂花也不知躲去了哪里?木匠家父亲坐在院里的八仙椅上,一直打着盹。看样子,也是怕儿子酒醉惹出更多批判来,所以堵在院子守着。
三天过后,木匠家家先堂前。坐着木匠父母、木匠、陈桂花的兄弟还有皮青脸肿的陈桂花,气氛寂静得谁都不好意思先开口。
最终,还是木匠母亲话未出口,泪先流。桂花兄弟,你还是接桂花回去吧。这个姑娘乖巧,来我们家三年,对我们都好,没有一件事让我生气的。别个风言风语的说了三年,我一直都不信,也劝木匠和他爹不信。但这次我家木匠把桂花无缘无故打成这样,谁家都有闺女,谁家看了都痛心、、、
木匠父亲看老婆越说越激动,哭声越来越大,心情越来越悲愤。接着说,桂花这个媳妇,我是十分满意的。按理说,来我家三年,任劳任怨起早贪晚,还给我家生了大胖小子。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退回去,以这个姑娘的性子,我们也知道他和满高村那个小伙子,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是,从这次来看,我们确实对不起桂花,确实对不起你们,现在,当着你们的面,我就叫木匠给桂花下跪认错。
然后眼睛向木匠一横,木匠立刻扑通一下跪在了桂花面前,直把桂花和木匠母亲惹得哇哇地放声哭了开来。
木匠也跟着哭了起来,大舅哥,我对不起桂花,对不起小胖,对不起大家。但是我实在受不了了,大家的风言风语,村里男人女人见到我,莫名其妙的笑,小孩子背后叽叽咕咕的谄笑。求你带桂花回去吧!桂花再好,只怪我没那个命,受不了这样的福气。
桂花大哥和木匠父母都想不到,木匠竟然要退了桂花。先前木匠母亲说叫桂花大哥带桂花回去,其实只是想宽桂花和桂花娘家人的心。
但,这时这话从木匠口里出来,事情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木匠父亲马上揪起木匠扇了四五个巴掌,骂道,你个杂种,老子怕你要找死,桂花是什么人你不晓得,听这些风言风语,现在还要退人家?人家做错了什么事你要退你家?人家不自己跑就不错了,你个杂种气死老子了、、、
就这样木匠家哭哭骂骂几天,最终,桂花还是被退回了娘家。这次由于两个寨子离得远,最后木匠家赔了许些钱米,还答应给桂花在娘家旁边盖一间偏厢房而收尾。
后来几个月,请木匠做活的人家,院里总会被人摆几个石头警告,慢慢地就不怎么有活了。更有人扬言,只要木匠出了下麻家寨,一定要他见红。最后,木匠家将老房贱卖后折现赔给桂花娘家,举家搬离了下麻家寨。
在这段时间里,村里人再见到石宗玉开口就问:“哥玉,去野绿塘看牛啊!”
本来在桂花还是黄花大闺女时,几个玩得密的兄弟伙也是这样和他开玩笑的,每次听到这样的话,他总是心里甜滋滋的,现在再次听到这样的话,他心里却莫名地烦躁和怄气。
其实野绿塘的田地,树木,河流,这几年来都没什么变化,但是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却没半分兴奋和幸福的感觉。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他从未喜爱过野绿塘的田地、树木、河流,更不曾爱恋过在野绿塘放牛,这一切都只因为那里曾经有一个叫陈桂花的赤脚姑娘也在放牛。
可是,现在这个姑娘和他说以后再也不要再见面了。和第一次被退回完全不一样,现在的陈桂花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劝石宗玉快快找个姑娘过日子。她说她不曾喜欢过石宗玉,更不曾希望能和他有什么结果。
本来也是,在放牛的时候,两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在野绿塘的河沟里捉虾捕蟹,在山里掏鸟蛋烤着吃,很多事情都是围绕着吃东西在做。包括从家里偷偷拿东西给对方吃,做客的时候用布包一两粒肉留给对方。但他们两始终没谁说过要和谁在一起或者什么的,更没谈到什么结果。
或许曾经爱恋萌生过,但却生长得如此随意。
这次交谈的最后,石宗玉对陈桂花大嚷:“这辈子我非你不娶,即便老死,我也要和你埋在一起。”
由于声音太大,桂花家兄长便抗起杠棍出来追着石宗玉打。把个石宗玉直撵出野绿塘,把陈桂花吓得泪眼汪汪。
当陈桂花嫁第四个男人时,已经是解放后了。公路和汽车改变了大家的交流,这次他嫁出了省,去了湖南的花坦县。石宗玉再也不能和她同赶一个场,再也不能目送她到村口,在也不能一直离她十来米地看着她不说一句话。
这时的石宗玉已经四十多岁,桂花在云董上同村的生的两个姑娘都嫁给松桃县城的人了,两个姑娘都蛮争气,一个医院上班,一个在信用社上班,嫁的男人也是当官的。并且都生儿育女了,石宗玉时不时去县城看桂花家这两个姑娘和外孙男女,时不时还买点小东西给小孩子。这两个姑娘长大后,晓得了这个男人和母亲的事,由于这两姑娘都读过书,明事理,所以总是石伯伯地称呼他,也不曾因为母亲的事咒骂他。也知道他这一切都只因为,这个男人曾经和现在肯定都一直深深爱着他们的母亲。这样的男人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更是越来越少,也渐渐从原来的不解和避而远之到现在的,互相称呼。
但是,她们却从来没给这个男人透露过半分母亲的去向。实在是怕这个痴情的汉子再做出乖张的事来,因为听老家那边的人说这个男人去花坦县逛了十多天,就因为有人和他说过在花坦县里好像见到一个像陈桂花的人。
其实,石宗玉经过几十年的心里习惯,他对陈桂花的爱恋不减反增,由于找不到陈桂花本人,他就在松桃捡废品卖,目的就是希望陈桂花有一天会来看她两个姑娘,就能找到她了。后来直到这两姑娘的子女都念中学了,都不曾见过她半个脸面。
石宗玉对陈桂花的爱恋,就像一个丢了东西的人,满屋子的找,却始终见不到一丝一毫。
这天中午,石宗玉在他的废品屋里正收着老头老太卖来的瓶瓶罐罐。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和两个熟悉的女人来到他跟前,他木呆得连秤砣掉在地上都不曾捡起,泪水就潺潺地流出来。
这两个女人见到他这幅表情,也跟着流下泪来。经历过生活的人,被生活折磨过的人,才知道这样一个年岁,这样一个男人,流出这样的泪水,是在多少个没人的夜里将思念的泪水流到了枯竭,要多么深沉真诚的爱恋,才能化出这样浑浊的泪水?
这个男人是下麻家寨的木匠,这两个女人,正是陈桂花第一个丈夫的两个姑娘。
见到石宗玉怅然若失的样子,他们四个人都知道,陈桂花一定是出事的。木匠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石宗玉呜呜的哽咽起来,这个曾经扬言要让他见红的年轻小伙,此时已是沧桑不少。
当他们赶到花坦的时候,陈桂花已经断气大半天了。虽然只是四十七八岁的人,但身边已经子孙满堂。
第四个丈夫是个卖五金的小老板,非常和气的湖南生意人。知道这个贵州女人能干,能吃苦,管理家事和买卖是一把好手,是非常好的贤内助,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绩,也确实离不开这个女人。所以,知道她曾经有过几段婚姻,生过三五个孩子,还是对她尊重有佳,从来不藏不噎。
所以当她在弥留之际老叨念“野绿塘、哥玉”时,也不曾介意,更是打电话给她的子女询问这些情况。当然也只有她两个姑娘知道野绿塘哥玉是什么意思,而木匠最近恰巧从秀山来给陈桂花家大姑娘做家具,然后才一起来找的石宗玉。
当陈桂花第四任丈夫明白这里面的渊源后,力排众议,让陈桂花魂回故里,埋在了野绿塘。
说来也怪,从此之后,村里很多人就传坟里埋的人死得不好,劝小孩子不要去野绿塘放牛,连有的干活的老人也是不在大清早和黄昏的时候在野绿塘活动。因为他们说看见有个打赤脚的姑娘在田坎上看牛,不让路。那个姑娘说,怕自己让路,哥玉找不到她。后来一传十便离奇去了,说有人听见有一男一女在看牛对歌等等。
一晃到了九十年代初,打工潮席卷了偏僻的小山村,大家都拼命地去广东深圳进出挣钱。赤脚姑娘的事情就慢慢没人再提起过了,似乎像一场电影,本来就只是曾经为了取乐而虚构。
但是,有一个男人却当了真,他在野绿塘边的大树旁的洞壁里搭了蓬,养了十多年的鸭子。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石宗玉。他松桃的废品店交给了侄儿打理,后来松桃县大开发,赔了四五间大门面,这对石宗玉都不重要。
他从陈桂花埋回野绿塘后不久,就不声不响的回到这里养鸭子。
似乎,他又重新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河一水。其实,他也知道,野绿塘重来就没变过,他的爱与憎,只是因为一个赤脚姑娘,一个第二次被退回的女人,和一个永远离去的女人。
我的爷爷生前曾给我说,他之前清晨去野绿塘干活,就多次发现“哥玉”睡在陈阿姨墓前。和他聊天时,他总是说最近晚上睡不着,非要到这个地方才睡得稳。果然,刚过完年不久,哥玉就过世了。
最后,由于有人说听见哥玉年忌的时候说了来生不要和桂花阿姨相识相见的话。所以,也没把哥玉和桂花阿姨合葬。更没把哥玉埋在桂花阿姨旁边,因为先生说桂花阿姨埋的地方是凤回头龙侧颈的地,对后代和族人不利。
谨以此文怀念我逝去的爷爷



上一篇:团山诡事系列之身穿淡白麦粒小花的阿雅
下一篇:谢斌 ‖ 铜仁,让你梦想成真的地方
全部回复2 显示全部楼层
天仙堂老人 发表于 2019-8-7 16:5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团山诡事系列之哥玉的爱情

哥玉的爱情
   “如果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请来生不要让我遇见你;如果一定要让我们擦肩而过,请不要和我有眼神的交汇;如果注定我一生孤单,我还是请众神不要让我们有任何关系。因为我怕再次爱上你,从此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里,铸成自己都后恨不已的人生!”
石宗玉在最后一年的年忌上干哭大嚷,在农村过年在土地庙烧纸是异常讲究的。所以大家见石宗玉耍疯,都草草燃香烧纸便离开了。
石宗玉是松桃县木树乡满高村人,祖籍应该来自北方,所以个高。虽然现在行将枯木,身体岣嵝,但依旧难掩他优质的基因,不负他万里挑一美男子的盛名。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没有一个后代,连收养的孩子都没一个。他家虽不是地主,但到他这一辈,分在他手里还有五间房子,一个厢房的漂亮木房。这在当地,已经是上等家庭了。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没有一个女人,他自己都笑称自己守身没了用。因为他在等一个云董上的姑娘,而那个姑娘却已经嫁了四个男人了,孙子辈都有一二十号人。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在等这个嫁了四次的女人,那个他发誓非她不娶的一起看牛的赤脚姑娘。所有人都为他感到不值,所有人都从劝他好好谈一个好姑娘,到后来所有人劝他找个离婚的,再后来的找个伴,直到现在的“哥玉,走野绿塘放牛去”。
野绿塘是满高村与云董上的毗邻区,解放前,世道乱。苗汉关系还不那么融洽,村与村之间,寨与寨之间常常会因为一些土地山林或水塘等事情,互相打架,并且一打就是几百人的乱战,所以,这两个村寨也没能幸免于历史的局限。因为毗邻,所以相恨。
可怜了石宗玉和他的爱人,一个叫陈桂花的姑娘。虽说石宗玉为她守身一世,但由于当时交通不便,通婚距离绝大部分都较近,陈桂花每次离婚或多或少都和石宗玉有关。农村人茶余饭后,没有精神上的吸吮,像石宗玉这种故事一般的事,总绕着陈桂花周边的人飘。
陈桂花第一任男人是本村的,十六岁不到就被父母送去了那个男人家。因为陈桂花心里也有石宗玉,所以也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整。但是,在那个靠体力讨饭吃的世道。土匪横行,女人可以说时常是朝不保夕的。那个男人家有五兄弟,还有三姐妹。在云董上,是说一不二的主,所以,最后桂花家父母兄嫂都轮番来劝她消停。认命,在那个年代不成千也是上万的。
再加上石宗玉因为这个事情,已经跑去她丈夫家被打几十次了。虽然石宗玉家这边也有三个兄弟,但是大家都不支持他取云董上的姑娘,所以除了一次被打断脚后,纠集了二十几个小伙子去报复了一次这家人,其它的情况基本上都是任由发展。
就这样磕磕碰碰了两年,陈桂花给这家人生了两女儿。夫家见石宗玉始终不肯消停,再加上重男轻女作祟。最终把陈桂花给退回去了,娘家人由于惹不起这家人,更惹不起石宗玉家这里,所以得了两块田和一些钱财的赔偿之后,也就闷起不说话了。
石宗玉见到了机会,立即央求父母去陈桂花家提亲。但是父母表示,你这样一个好伙子,多少苗家姑娘取不完,怎能去取一个被别人退了的生了两个姑娘的汉族女人。
就这样耗了半年,陈桂花又被父母嫁去下麻家寨。但是,当时大家赶场还是赶的长兴和民乐。所以石宗玉每场都早早的去场口等陈桂花,而陈桂花心里虽然有他,但确守妇道。没嫁人之前和被退回那段时间,石宗玉来找她,她都与之见面说话,大家就像之前放牛时一般熟悉亲切。但是,一旦嫁人之后,见到他就远远的躲开。
所以,石宗玉了然于心,也很自觉地远远的跟着她,看着她,目送着她。一直隔着十来米,不说话,不交流,连眼神都没交汇,没有交织过。但是两颗心却早已推攘起来,叫你别老跟着我,我已经嫁人了。你就不能和我说句话麽?哪怕骂我几句,踢我两脚,吐口口水在我身上嫌弃我也好。
下麻家寨这家男人是个木匠,经常不在家。所以村里很快风言风语就传开了,说有一个高帅小伙子,每场都送木匠媳妇到村口。经过添盐加醋之后,有人言之凿凿的说看见陈桂花头发蓬乱的从草垛里。有人曲曲折折地演绎着陈桂花如何和一个高帅小子在山里对歌,如何在搂虾的时候河坎上站着一个高帅小子,如何木匠家的小子不像木匠,像极了那个经常在村前村后转悠的苗家汉子。
终于,在嫁到下麻家寨的第三年的一个夜里。木匠在外面赌牌输了,和别人争执,挨了揍,还别别人说了陈桂花的一些恶毒言语。他打又打不过人家,说也说不过。一气之下在村小店里喝了一斤多红薯酒,回到家里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揍了陈桂花一顿。等第二天酒醒之后,才发现家里狼藉一片,吃饭的碗都没两三个是完整的。给人家做的十多根木方子,也全都打折了。陈桂花也不知躲去了哪里?木匠家父亲坐在院里的八仙椅上,一直打着盹。看样子,也是怕儿子酒醉惹出更多批判来,所以堵在院子守着。
三天过后,木匠家家先堂前。坐着木匠父母、木匠、陈桂花的兄弟还有皮青脸肿的陈桂花,气氛寂静得谁都不好意思先开口。
最终,还是木匠母亲话未出口,泪先流。桂花兄弟,你还是接桂花回去吧。这个姑娘乖巧,来我们家三年,对我们都好,没有一件事让我生气的。别个风言风语的说了三年,我一直都不信,也劝木匠和他爹不信。但这次我家木匠把桂花无缘无故打成这样,谁家都有闺女,谁家看了都痛心、、、
木匠父亲看老婆越说越激动,哭声越来越大,心情越来越悲愤。接着说,桂花这个媳妇,我是十分满意的。按理说,来我家三年,任劳任怨起早贪晚,还给我家生了大胖小子。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退回去,以这个姑娘的性子,我们也知道他和满高村那个小伙子,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是,从这次来看,我们确实对不起桂花,确实对不起你们,现在,当着你们的面,我就叫木匠给桂花下跪认错。
然后眼睛向木匠一横,木匠立刻扑通一下跪在了桂花面前,直把桂花和木匠母亲惹得哇哇地放声哭了开来。
木匠也跟着哭了起来,大舅哥,我对不起桂花,对不起小胖,对不起大家。但是我实在受不了了,大家的风言风语,村里男人女人见到我,莫名其妙的笑,小孩子背后叽叽咕咕的谄笑。求你带桂花回去吧!桂花再好,只怪我没那个命,受不了这样的福气。
桂花大哥和木匠父母都想不到,木匠竟然要退了桂花。先前木匠母亲说叫桂花大哥带桂花回去,其实只是想宽桂花和桂花娘家人的心。
但,这时这话从木匠口里出来,事情瞬间变得复杂起来。
木匠父亲马上揪起木匠扇了四五个巴掌,骂道,你个杂种,老子怕你要找死,桂花是什么人你不晓得,听这些风言风语,现在还要退人家?人家做错了什么事你要退你家?人家不自己跑就不错了,你个杂种气死老子了、、、
就这样木匠家哭哭骂骂几天,最终,桂花还是被退回了娘家。这次由于两个寨子离得远,最后木匠家赔了许些钱米,还答应给桂花在娘家旁边盖一间偏厢房而收尾。
后来几个月,请木匠做活的人家,院里总会被人摆几个石头警告,慢慢地就不怎么有活了。更有人扬言,只要木匠出了下麻家寨,一定要他见红。最后,木匠家将老房贱卖后折现赔给桂花娘家,举家搬离了下麻家寨。
在这段时间里,村里人再见到石宗玉开口就问:“哥玉,去野绿塘看牛啊!”
本来在桂花还是黄花大闺女时,几个玩得密的兄弟伙也是这样和他开玩笑的,每次听到这样的话,他总是心里甜滋滋的,现在再次听到这样的话,他心里却莫名地烦躁和怄气。
其实野绿塘的田地,树木,河流,这几年来都没什么变化,但是现在听到这个名字,却没半分兴奋和幸福的感觉。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或许是他从未喜爱过野绿塘的田地、树木、河流,更不曾爱恋过在野绿塘放牛,这一切都只因为那里曾经有一个叫陈桂花的赤脚姑娘也在放牛。
可是,现在这个姑娘和他说以后再也不要再见面了。和第一次被退回完全不一样,现在的陈桂花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劝石宗玉快快找个姑娘过日子。她说她不曾喜欢过石宗玉,更不曾希望能和他有什么结果。
本来也是,在放牛的时候,两个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在野绿塘的河沟里捉虾捕蟹,在山里掏鸟蛋烤着吃,很多事情都是围绕着吃东西在做。包括从家里偷偷拿东西给对方吃,做客的时候用布包一两粒肉留给对方。但他们两始终没谁说过要和谁在一起或者什么的,更没谈到什么结果。
或许曾经爱恋萌生过,但却生长得如此随意。
这次交谈的最后,石宗玉对陈桂花大嚷:“这辈子我非你不娶,即便老死,我也要和你埋在一起。”
由于声音太大,桂花家兄长便抗起杠棍出来追着石宗玉打。把个石宗玉直撵出野绿塘,把陈桂花吓得泪眼汪汪。
当陈桂花嫁第四个男人时,已经是解放后了。公路和汽车改变了大家的交流,这次他嫁出了省,去了湖南的花坦县。石宗玉再也不能和她同赶一个场,再也不能目送她到村口,在也不能一直离她十来米地看着她不说一句话。
这时的石宗玉已经四十多岁,桂花在云董上同村的生的两个姑娘都嫁给松桃县城的人了,两个姑娘都蛮争气,一个医院上班,一个在信用社上班,嫁的男人也是当官的。并且都生儿育女了,石宗玉时不时去县城看桂花家这两个姑娘和外孙男女,时不时还买点小东西给小孩子。这两个姑娘长大后,晓得了这个男人和母亲的事,由于这两姑娘都读过书,明事理,所以总是石伯伯地称呼他,也不曾因为母亲的事咒骂他。也知道他这一切都只因为,这个男人曾经和现在肯定都一直深深爱着他们的母亲。这样的男人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更是越来越少,也渐渐从原来的不解和避而远之到现在的,互相称呼。
但是,她们却从来没给这个男人透露过半分母亲的去向。实在是怕这个痴情的汉子再做出乖张的事来,因为听老家那边的人说这个男人去花坦县逛了十多天,就因为有人和他说过在花坦县里好像见到一个像陈桂花的人。
其实,石宗玉经过几十年的心里习惯,他对陈桂花的爱恋不减反增,由于找不到陈桂花本人,他就在松桃捡废品卖,目的就是希望陈桂花有一天会来看她两个姑娘,就能找到她了。后来直到这两姑娘的子女都念中学了,都不曾见过她半个脸面。
石宗玉对陈桂花的爱恋,就像一个丢了东西的人,满屋子的找,却始终见不到一丝一毫。
这天中午,石宗玉在他的废品屋里正收着老头老太卖来的瓶瓶罐罐。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和两个熟悉的女人来到他跟前,他木呆得连秤砣掉在地上都不曾捡起,泪水就潺潺地流出来。
这两个女人见到他这幅表情,也跟着流下泪来。经历过生活的人,被生活折磨过的人,才知道这样一个年岁,这样一个男人,流出这样的泪水,是在多少个没人的夜里将思念的泪水流到了枯竭,要多么深沉真诚的爱恋,才能化出这样浑浊的泪水?
这个男人是下麻家寨的木匠,这两个女人,正是陈桂花第一个丈夫的两个姑娘。
见到石宗玉怅然若失的样子,他们四个人都知道,陈桂花一定是出事的。木匠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石宗玉呜呜的哽咽起来,这个曾经扬言要让他见红的年轻小伙,此时已是沧桑不少。
当他们赶到花坦的时候,陈桂花已经断气大半天了。虽然只是四十七八岁的人,但身边已经子孙满堂。
第四个丈夫是个卖五金的小老板,非常和气的湖南生意人。知道这个贵州女人能干,能吃苦,管理家事和买卖是一把好手,是非常好的贤内助,自己能有今天的成绩,也确实离不开这个女人。所以,知道她曾经有过几段婚姻,生过三五个孩子,还是对她尊重有佳,从来不藏不噎。
所以当她在弥留之际老叨念“野绿塘、哥玉”时,也不曾介意,更是打电话给她的子女询问这些情况。当然也只有她两个姑娘知道野绿塘哥玉是什么意思,而木匠最近恰巧从秀山来给陈桂花家大姑娘做家具,然后才一起来找的石宗玉。
当陈桂花第四任丈夫明白这里面的渊源后,力排众议,让陈桂花魂回故里,埋在了野绿塘。
说来也怪,从此之后,村里很多人就传坟里埋的人死得不好,劝小孩子不要去野绿塘放牛,连有的干活的老人也是不在大清早和黄昏的时候在野绿塘活动。因为他们说看见有个打赤脚的姑娘在田坎上看牛,不让路。那个姑娘说,怕自己让路,哥玉找不到她。后来一传十便离奇去了,说有人听见有一男一女在看牛对歌等等。
一晃到了九十年代初,打工潮席卷了偏僻的小山村,大家都拼命地去广东深圳进出挣钱。赤脚姑娘的事情就慢慢没人再提起过了,似乎像一场电影,本来就只是曾经为了取乐而虚构。
但是,有一个男人却当了真,他在野绿塘边的大树旁的洞壁里搭了蓬,养了十多年的鸭子。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石宗玉。他松桃的废品店交给了侄儿打理,后来松桃县大开发,赔了四五间大门面,这对石宗玉都不重要。
他从陈桂花埋回野绿塘后不久,就不声不响的回到这里养鸭子。
似乎,他又重新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河一水。其实,他也知道,野绿塘重来就没变过,他的爱与憎,只是因为一个赤脚姑娘,一个第二次被退回的女人,和一个永远离去的女人。
我的爷爷生前曾给我说,他之前清晨去野绿塘干活,就多次发现“哥玉”睡在陈阿姨墓前。和他聊天时,他总是说最近晚上睡不着,非要到这个地方才睡得稳。果然,刚过完年不久,哥玉就过世了。
最后,由于有人说听见哥玉年忌的时候说了来生不要和桂花阿姨相识相见的话。所以,也没把哥玉和桂花阿姨合葬。更没把哥玉埋在桂花阿姨旁边,因为先生说桂花阿姨埋的地方是凤回头龙侧颈的地,对后代和族人不利。
谨以此文怀念我逝去的爷爷

slinbo实名认证 身份认证 发表于 2019-8-7 17: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度好文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初入苗乡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