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桃百姓网

搜索

团山诡事系列之身穿淡白麦粒小花的阿雅

[复制链接]
天仙堂老人 发表于 2019-7-29 10: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身穿淡白麦粒小花的阿雅 团山诡事系列
阿雅!(阿姐!)我回来啦!
龙胜希站在一个小土坡上,泪流满面。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脆弱了,但似乎他自己也隐隐认定,自己其实真的很脆弱,像脚下的风化石一样脆,用不着手去捏,风都随时可能将自己吹得稀巴烂,吹得粉粹!
其实,龙胜希现在是松桃县的引进人才,是县委书记都高看的青年企业代表。他全资修建了“阿雅中学”,并迅速吸引周边临县众多学子争相来读,更以双倍的工资吸引湖南省多名退休教师入驻,更莫谈他对女教师和女学生的特殊餐饮补助。都奠定了他成为年轻人的模范,成为大爷大妈茶余饭后的红人。在所有人面前,他都不愧成功二字,不愧有为之名。
因为他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是木树乡一个烂朽木房出来的农村学子。因为像他这样无权无势,家里又没钱的穷二代,正常套路应该是四处投简历逛人才市场,或者考单位才对。
可是龙胜希不这样想,更不这样走。他知道自己当不了官,玩不起政治,更套路不了资本市场。所以从大一开始,其实应该说从初中懂事开始,他就致力于改变自己能改变的,这颗种子其实更早是阿姐(阿雅)埋下的,直到初中才发芽,高中成长,大学开花,现在结果。
阿姐在苗语里是阿雅,苗族男孩对姐姐或妹妹有一种特别的感情,经常会为了她们轮拳打翻轻薄之徒,所以一般很少有人敢拿她们开玩笑。
龙胜希有一个好姐姐,印象里姐姐一直穿一件淡白的,有很多麦粒一样大小的小花点缀的衣服。笑起来总是控制不住鼻涕,穿着下雨天老是摔跤的草鞋。再有的记忆就是阿雅经常流鼻血,经常吃不饱,经常偷偷地用半截红薯哄同样饿得哇哇叫的自己。
80年代重男轻女的观念,农村是压得让人喘不过气的。阿雅很爱学习,可是都7岁了仍没有进过学堂,龙胜希太阳当空照的歌谣在她面前炫耀了很久。后来阿雅慢慢地央求龙胜希教自己算数,还有识字。她们于是都在自己心里种下一颗种子,成为一名教师,因为田校长家的胖妞不但不用割草喂猪,还有很多糖,糖这个神奇的东西,他俩可是过年都没怎么吃过的东西。
小学3年级的一天,就是第一次写很长一段字的那天。回到家里正打算和阿雅炫耀自己今天写了很多字,却发觉家里一个人也没了。刚开始龙胜希没意识到家里没人的恐惧,把书包一丢就跑田边找黄鳝去了。直到天渐渐黑了下来,肚子也咕咕叫起来,惊慌才像天边的红霞,来得如此突然,却又无力阻挡。
就像阿雅从此离开他一样,像为什么3年级就突然要求写一段很长文字?为什么别人都有一个叫妈妈的大人,而自己身边却只有一个阿雅?
当他以数学100,语文79,总分179全乡第一的身份去长兴中学读书的时候,才明白那一段文字叫“作文”,那个叫“妈妈”的女人在生下他,似乎证明自己也能生男孩,争了一口气之后,和一个为她买了一件花衣服的刚认识的湖南蛇贩子跑了。而他内心一直挚爱,极其依赖的阿雅,也因为交不起医药费,在他读3年级开始写那次该死的作文时,被他父亲从松桃用板板车拖回来了。
他至今不知道阿雅到底是在马场没了体温,还是在老松桃,抑或在正江桥。而阿雅的坟更是众说纷纭,具体是虎渡口桥头的转弯的坡脚,还是桥下草坪,或是村路旁的维章家田埂头。
反正一切都是听说,因为那个叫爹的当事人,也不知什么时候就离开了他,大概能确定就是3年级,至于是第一学期还是第二学期,已经分不清。因为能让他记清的,就只有那该死的作文,不但导致自己上不了免费师范院校,更错过了贵州大学。
因为对作文的反感,更因为对长篇大幅段落的痛恨,使他的语文试卷一直做不完,作文更是从来都没写完整过。但是数学却成就了他,因为阿雅爱算数,所以他的数学一直是满分,直到后来读贵阳学院,选的也是数学专业,自己大学挣的一千多万也是专补数学,搞课后补习班连锁得来的。他的协议班在贵阳的6大区都有分校,他的很多解题办法可以让数学三五十分的高三学生高考时轻松拿90以上。
加之后来碰到一个也爱穿淡白并有很多麦粒小花衣服的湖南姑娘,他更是只负责教和培训老师,招老师和收学生等事都被善于做生意的湖南姑娘,打理得条条有理起来。直到这个时候,他才体会到了那个叫妈妈的大人,怎么会和一个初初认识,随便买了一件花衣服,就甘愿抛夫弃子随之而去。
因为这个爱穿淡白有很多麦粒小花衣服的湖南姑娘,什么也没给他买,单单用笑,就骗走了他的银行卡,还有很多密码数字,甚至他自己都不清楚的内裤尺码。虽然这个湖南姑娘没有穿草鞋,没有留鼻涕,但他和记忆中的阿雅一模一样,尤其是能让他枕着一觉到天亮,不半夜哭醒的气息,像狗鼻子一样分辨得清清楚楚。
但是七个字终究干不过八个字,八字生来多舛,半分也挣脱不了。随着毕业的到来,湖南姑娘终于要走了。走的时候问他的那句话更是莫名其妙:“夜里怕你噩梦易醒,所以一直都没吵你,但你3年来怎么天亮了都不珍惜时间?”
他无言以对,因为没人能理解他内心的想法。或许准确的说是他不给任何人,有了解他的机会,他用强大的能力,明显成功的同龄差距武装了自己,没有走进过他的内心。就连他不知不觉自然依赖的湖南姑娘,最后也觉得不了解他,离开了他。或许再多一年大学,他就将关于阿雅的故事给她说,和他解开包扎着的伤痛,那一直在长却始终长不出来的新肉的结不了疤的伤口,那伤口一直在沁着血,像阿雅的一样,从松桃一直往家里的方向滴,直到干涸、、、
3年级开始,村里就像蒙上了一层诡异的气息,大家开始轮番给自己送红薯吃,偶尔吃一碗玉米饭,学校的田校长一直没收过自己一分钱书本费。后来自己读书的很多学费,基本上都是田校长给的。
有一个身穿淡白有很多麦粒小花衣服的姑娘,坐夜车始终要付钱的传言风一样散播开来。
龙胜希所在的村庄由于和湖南花坦民乐相邻,所以有很多矿车经过,在那个一个村都没一辆拖拉机的年代,矿车司机是很牛气的存在。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为了和村里搞好关系,矿车司机也经常顺带他们村的人一程。可是,在龙胜希阿雅刚死的那段时间,这些司机夜里死活不停车搭人了。原因是有司机夜里在虎渡口大桥桥头、桥头转弯的路口还有维章家田头,搭过一个穿淡白有很多麦粒小花衣服的姑娘。
那姑娘很文静,留着长头发,每次搭车总要送钱,不收还不行,反正次次下车的时候都一定要给,没钱找也要给。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司机刚好换了一件新衣服,身上忘记带钱了,在搭了那姑娘之后,把矿下完了觉得有点累,就到外面的小店打二两白酒暖暖身子。付钱的时候到处找却始终找不到刚刚姑娘搭车送的5毛钱车费钱,整个驾驶室也翻遍了都不见。
刚好这个时候另一个车友也过来喝二两,说起了一个穿淡白有很多麦粒小花衣服的姑娘搭车老要送车费,刚好用来喝二两,这个车友是出了名的妻管严,钱都是老婆月底直自己矿场来领的,所以身上经常是一毛钱也没有的,今晚幸好遇到这么讲究的姑娘,才不用在小店记账了。
奇怪的是,当这位司机付钱时,也是半天摸不着钱,明明收了5毛钱车费,却怎么也找不着。上驾驶室去翻,也是纸屑都没半截。
这下可把店老板都搞惊吓了,因为他这个店就是拉矿司机养活的,他也知道这俩司机不是那种喝了酒想赖账的主,更别说人家也拉不下那脸来撒这5毛钱的慌。但听那俩司机的描述,衣着和性格胖瘦高矮像极了刚死不久的龙胜希阿雅。
那姑娘也是一年四季爱穿淡白有很多麦粒小花衣服,长头发,干干瘦瘦的,借别人一口水都记得要还的主。
这姑娘由于家里穷,老妈跟人跑了。生了个小病,没钱医,一拖再拖,听说经常流鼻血。前些天听说在县医院没钱治,医院就叫他父亲怎么带来的怎么带回去,活活的在回家的路上闭了眼。
这姑娘的爹满村到处借钱,当时店老板也借了5块,但离手术的1000来块实在是差得太多。最后没办法,听说是用板板车拉回来的,大太阳天的,连草席都没一张。反正尸体没有进村,有人说是在村头维章家田埂头埋了,因为村里所有早死的小孩都集中草草的用浮土堆在这边,牛羊经常从那里过,踩着踩着就平了。
第二天这个事情在车队里炸开了锅,很多人都表示最近搭过这个姑娘。之前因为搭村长翻车的老张更是信誓旦旦发咒,以后夜里再也不搭人了。
村里人听说这个事情之后,在村长的率领下,把龙胜希家门板拆了,用几块木板钉成一个像棺材的小木匣,开始是打算把那姑娘的尸骨搬去离路远一点的山坳里。但在搬的过程中,连续断了三根杠子,所以道士临时引去了虎渡口大桥下的草地,并在祷文中祷告,让那姑娘来世乾造为人,让大河带去沿海城市富贵人家。
                                                                                               

团山诡事系列之身穿淡白麦粒小花的阿雅

松桃百姓网:团山诡事系列之身穿淡白麦粒小花的阿雅
                                                                                                                      图为虎渡口大桥
但龙胜希后来听说,爱放网打鱼的石维贵后来悄摸地将阿雅的尸骨移至桥头转弯处的路口斜坡边。桂花大嫂悄悄给他说,有一天晚上阿雅在桥头路口,送了在外做法事晚归的村里道士5块钱,道士发怒作法,把她的尸骨用符咒封住,打碎了扔在河里冲到湖南去了。
在吃百家饭的日子里,他家的田地山林被村里分割成很多份,家里本来就烂朽的木屋也在爹爹失踪的第二年倒了,他腿上和手上的疤就是那晚留下的。
后来的日子里和村里的同龄人打了很多架,每次打到最后对方都要声称“就是叫你阿雅来了也不怕”,还要怎么样怎么样他阿雅,所以脸上和嘴上的疤是这样来的,说了他阿雅的玩伴很多破相也是大因如此。
后来随着他以100分的数学考上三中,加之大家生活慢慢宽裕起来,他阿雅的事就越少听见了。再后来他以考取铜仁一中的成绩进松中读书,更多的时间离开村子,阿雅的伤口慢慢不再被外力揭开,甚至在大量解出数学难题的忙碌时间里,他自己都以为时间让这个伤口长出了新肉,不会那么痛,解开纱布不会再滴血般疼痛。
但是高考结束后,他在田校长家吃饭的桌上,喝醉酒的老校长一些话,让他清楚地看到这伤口如此血淋淋,一直都这样血淋淋没长过肉。
老校长说,胜希,你阿雅从生到死一直被愚昧无知裹挟利用,可以说死不瞑目!!!生前,你的父亲没文化,家里穷,重男轻女。你阿雅缺衣少食,从小感冒拖成肺病,加之鼻炎脑膜炎等,才导致最后流血不止。哎!真是造孽!
当时你阿雅在县医院躺起,医院已经垫了很多钱,你爹从城里徒脚跑100多公里回村来挨家挨户借。那个时候大家都穷,谁有钱借?再说你家那个时候这么穷,又有几个人肯借。哎!真是造孽!
所以后来村里很多人觉得亏欠你姐,眼睁睁看着一个平日借口水都要还的人因为这样的小病,无钱可医。才东一餐西一顿的给你饭吃,因为大家都怕你也饿死了,心里更过意不去。哎!造孽啊!
而那些驾驶员说你姐搭他们车的事,我是党员,更不信这些鬼话。当时村里免费搭车成风,村长搭车那次,翻车了,医药费最后村长老婆在矿场大吵大闹,场子是吃亏的,自然司机老张也是要被扣钱的。刚好你阿雅那段时间出事,你爹没几天又不知所踪,所以才有人敢拿你阿雅作文章。
就连村里老人教育小孩,希望他们不欺负你的方式也是用你阿雅来吓他们,所以才导致他们和你急的时候老拿你阿雅来说事,而你这家伙,越是这样说你阿雅,你越和他们玩命干。
说到底,这都是没知识没文化,愚昧无知导致的。你现在有机会去读大学,将来自然有机会离开这穷地方。或许这个地方除了让你厌恶的,一样美好的东西都没有。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学成后回来,用你所学帮助千千万万个像你阿雅一样的人,改变他们的命运,给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世上可怜的人多如牛毛,我力故有限,但我拯救苍生的心愿无限!
田校长说完这话用力猛拍着胸脯,然后竟然呼呼偏在八仙凳上睡着了。龙胜希盯着他两鬓夹杂的白发,一时竟千头万绪,满脑茫然起来。
当龙胜希被身边的小鸟吵醒时,才发觉自己和高考结束那晚在田校长家吃饭后一样,跑来虎渡口大桥桥头这个小土坡哭晕过去,每一次都被思绪绕得如麻,然后头疼欲裂,直至断片。(更多诡异故事尽在“天仙堂老人”微信公众号)
毕业已经3年,“阿雅中学”也上了正轨,自己半夜哭醒的毛病却始终不变。强大成功的外表渐渐被疲倦的身体掏空,望着缓缓流向湖南的河水。拍了拍中山装上的灰尘,下了土坡,发动了号称全世界最安全的沃尔沃XC90,绝尘往湖南方向奔去。

评分记录积分 收起 理由
slinbo + 2 很给力!
总评分: 积分 + 2 

全部回复1 显示全部楼层
slinbo实名认证 身份认证 发表于 2019-7-29 14: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厉害!松桃百姓网: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楼主

初入苗乡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